• 形式大于内容?1917才不是_娱乐频道_东方资讯

  • 发布日期:2020-08-18 06:3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◎北大獾

讲述一战故事的电影《1917》,是导演萨姆?门德斯和摄影传奇罗杰?狄金斯携手完成的新作。电影充分利用长镜头,借助高超的摄影和剪辑技术,营造出一镜到底的艺术效果。前所未有的先锋技术,使得电影画面能够始终不离主人公的身影或视线,于是观众也仿佛身临其境,与人物一道前行,感受战场上每时每刻的刺激。当然可以将其视为对电子游戏的移植,只是对于现实加以更沉浸式的模拟,其实始终是人类内在的精神需求,不过今天才借助技术呈现出来而已。电影的这种手法大概接近于文学作品中的第一人称叙事,只是相比文字表现,电影画面还表达出相当强烈的“切身感”,已经剥离了文学中叙事者的层次,直接将观众与主人公的视线汇聚到了一起。

作为技术主导的作品,很容易招致“形式大于内容”的批评,其实文艺作品,或者形式引领内容,或者内容引领形式,总要从一个方向上突破,与其平庸地在领域内自我重复,给人一种熟悉的沉稳之感,倒不如通过技术上的突破,带来全新的表现方式。何况在我看来,批评《1917》是一部内容单薄的电影,也是有失公允的。与其说形式大于内容,不如说是电影借助新的形式,表现出了不同以往的内容,从而挑战了观众的接受习惯。

吉卜林的诗句与将军的下午茶

电影一开场,科林?费斯扮演的将军,将重要使命交给两位士兵,他们将要成为军中的信使,穿越惨绝人寰的无人区,向另一支部队传递取消作战的命令,以挽救1600名士兵的性命。之所以选中新兵布雷克,是因为他熟悉作战地图,更重要的,还因为他的兄弟就在即将冲锋的队伍之中。而布雷克叫上自己的同伴,更成熟的老兵斯科菲尔德一同执行任务,则完全出于偶然。

斯科菲尔德难以置信:这次任务就只有我们两个人吗?将军做出肯定的答复,并且引用了吉卜林早年的诗句:“下至地狱上至王座,独行者走得最快”。以吉卜林的诗句勉励自己的士兵,这在1917年其实已经显示出荒诞的一面。尽管曾经积极鼓动英国青年投身战场,但是在1915年自己的儿子约翰战死以后,吉卜林逐渐转变了立场,对战争做出深刻的反思。其名作《战争墓志铭》组诗中的《惯例》(据说与诗人死去的儿子相关),却像是在影射将两个士兵送上险途的将军之所为:“若有人问起,我们为何投奔死亡。/ 告诉他们,因为我们的父亲说谎”。